开元棋牌有什么技巧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研究 > 执行案件 > 正文

公证债权文书执行路径探析

来源: 发布日期:2016-09-29 浏览次数:2427次

——基于对Q法院458件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的实证研究

彭雪东

 

公证债权文书案件因其执行依据的不同,相较于法院其他执行案件似乎总被另眼相看排除不是法院的判决,法院不愿执行的老旧思维,作为同样具备强制执行效力的执行依据因其产生的机构不同,程序不同,效力不同,其文书本身的瑕疵往往成为法院执行中对其瞻前顾后的重要因素。由于公正机构仅为证明而非裁判机构以及其自收自支的盈利性质,公证文书质量确实难以像法院裁判那样足够彰显公平公正足够让执行法官在执行程序中毫无顾虑的采取执行举措实践中,公证债权文书确有错误,而导致案件不予执行,当事双方重信重访,矛盾压力转嫁法院情况也确实屡有发生。

笔者作为基层法院的执行工作人员,其所在的Q法院公证债权文书不予执行的典型案例为引,加之20071月—20156458件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为样本,分析公证债权文书执行现状,从案件特点与执行难点入手,提出建立此类案件多维立体执行体系,以期进入执行正轨在保障各方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同时,真正实现公证债权文书提高效率、方便经济、减少讼累的设立初衷。

一、   思考——公证债权文书不予执行的典型案例

(一)案情始末回放

中国工商银行某支行申请执行公证债权文书纠纷案,魏某贷款按揭买房,与工商银行签订抵押合同,并经公证处公证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后银行以魏某未按时偿还贷款为由,向公证处提出申请出具执行证书,公证处邮寄信函的债务审查方式审核后,出具执行证书。由于该案银行提交了完整的执行依据且公证处出具的执行证书内容明确,并经过当事双方约定的债务核查方式进行核查,法院依法对银行的执行申请予以受理。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被执行人始终下落不明,因未查找到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申请方坚持要求法院处置被执行人抵押房产。终于被执行人在案件进入评估程序后现身,表示其根本没有签订过该抵押贷款合同,对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然后出具执行证书并进入执行程序的情况一概不知,同时提出对该案不予执行的强烈申请。最终该案经过笔迹鉴定,抵押贷款合同的公证确非被执行人本人签字,公证机关撤销了该案的公证债权文书与执行证书,法院对案件裁定不予执行。

(二)执行法官“心声”

该案执行过程中,经验丰富的执行法官考虑到该案为公证债权非诉法律文书执行案件的特点以及被执行人一直下落不明的现状,为平等保护双方当事人合法权益,实地调查后,先后通过向被执行人身份地址邮寄送达、约定地址邮寄送达,公告送达等多种方式,向被执行人送达执行通知书、评估报告等重要文书。终于在案件进入实质性处置措施前,成功促使被执行人现身法院,可得到的却是对公证债权文书的全盘否定执行案件承办多年,被执行人逃债赖账的把戏见得不少,可对于执行依据完全否认的还是为数不多。执行法官在略感惊讶之于,更庆幸于之前审慎的执行态度,毕竟房屋被拍卖后的执行回转在实践中难度颇大。作为公证债权文书确有错误不予执行的典型案例,执行实务中执行法官该类案件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工作状态也侧面印证了此类案件在执行时常出现且必须面对的问题。

二、   透视——公证债权文书执行现状

依据公证书直接申请强制执行与经诉讼后申请强制执行相比,更加简便易行,实现权利的时间成本与金钱成本也相对较低,受到越来越多的债权人重视和应用[1]执行实践中,债权人以此类文书为依据,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案件呈现如下状态

(一)现实概况

2007——2009Q法院此类案件收案数量分别为:2784件,170件,2009年的收案数量已占当年执行收案总量的10%该类案件在收案数量提升明显的同时,问题也逐级突显2010年开始,为有效应对公证债权文书本身瑕疵导致案件进入执行程序、矛盾压力转嫁法院的负面影响,Q法院统一规范公证执行案件审查类目与标准,对形式审查不合规定的执行申请不予执行立案由此此类案件数量下降明显2010受理85件,2011年受理28此后该类案件数量持续保持低位运行,年收案数不超过20件。201514受理公证执行案件4件,实行立案登记制后的两个月,根据新的形式审查标准受理16件。立案登记制降低了所有案件的立案标准毫无疑问,公正债权文书执行案件将成倍增长的进入执行程序。

图表1Q法院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基本情况

20071月—20156月)

年度

收案数量(件)

较上年度

增长率

同期执行收案百分比

收案标的(万元)

2007

27

3.5%

1030

2008

84

211%

6.7%

3591

2009

170

102%

10.1%

5406

2010

85

-50%

4.3%

3630

2011

28

-67%

2.3%

1251

2012

11

-61%

0.8%

387

2013

19

73%

1.2%

1251

2014

14

-26%

0.7%

960

20151-4

4

0.5%

650

20155-6

16

7.2%

4385

(二)案件特点

2007120156月,Q法院受理458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经分析呈现一低三高”特点:

1立案查通过率低

鉴于公证债权文书非诉法律文书的特性加之执行法规的相对缺失,Q法院所在地区的各家法院对公证债权文书立案审查一度标准不一2010Q法院经专题调研出台此类案件执行立案规范后,也曾在所在地区的法院范围内引发示范效应,并在执行实践中予以推广。在经过2009年的执行立案高峰后,2010年开始Q法院公证债权执行案件因立案审查通过率显着降低而数量下降明显。究其原因,皆因公证债权文书本身质量良莠不齐,问题形式多样[2]

表格2Q法院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立案审查未能通过的原因占比

20101月—20154月)

2借贷纠纷比例高

迄今为止,执行实践中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借贷纠纷为主要类型通过借款合同、款合同形式通过公证赋予强制执行效力,此类纠纷达到87%其中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借贷纠纷为最银行消费借贷合同个人住房贷款合同、个人购车贷款合同三类金融借贷合同共计62.3%。这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在贷款人办理贷款同时一般均会办理公证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现实情况相符。且此类贷款合同,权利义务明晰,事实简单清楚,本应就是赋予强制执行效力之公证债权主要类型。

3执行异议比例高

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未经诉讼审理当事人举证、质证过程亦欠缺程序性保障。案件进入执行阶段,通过承办人多番努力,找到被执行人行踪后,其对是否还款及还款金额提出异议的比例较之其他执行案件对执行标的1.3%的异议率9个百分点,达到10%左右经有效查实后,这其中不乏被执行人确属“冤枉”的情形。Q法院曾在拍卖被执行人名下房产,被执行人露面并提供证据表明其一直在履行还款义务。经核实,公证机构出具执行证书前,未按照约定方式核实债务,而申请执行人也作出被执行人没有履行还款义务的虚假陈述

4案件和解比例

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结案方式中,执行和解比例最高,达到52.8%,为其他普通执行案件的2.3此类案件和解率高,并非通常认为的当事双方争议不大,被执行人愿意主动履行。恰恰相反的是,正因为公证债权文书案件中,被执行人对是否违约、还款金额上都存在较多争议,执行法官对采取强制措施心有顾虑,才宁愿不惜时间成本反复组织协调尤其在大量的银行贷款纠纷,经查实,很多当事人在银行认定逾期的月份都有还款记录,此类案件当事人往往在是否逾期、逾期次数上都存在较大争议。执行法官在执行中通常耗费大量精力,促使双方和解,而新的和解协议则为被执行人支付了逾期利息和相关费用后,继续按照原贷款协议履行,该类案件占所有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的12%

表格4Q法院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与普通执行案件结案方式

20071月—20156月)

(三)执行难点

因公证债权文书执行证书或表述或程序上的瑕疵此类案件经常陷入执与不执的两难:

1诉讼约定与接受强制执行承诺同时存在

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应当载明债务人不履行义务或不完全履行义务时,债务人愿意接受依法强制执行的承诺。[3]由此便可不经诉讼程序直接进入强制执行程序。正因如此,债务人放弃诉讼愿意接受依法强制执行”的意思表示应当明确肯定,不能默示推定。但执行实践中,公证债权文书中不仅大量存在愿意接受依法强制执行”的条款内容含糊,意思表示不明确等形式不合法的问题,还存在诉讼约定与自愿接受强制执行的承诺同时存在的矛盾。某些文书不仅约定了通过诉讼解决纠纷,还对法院的管辖也进行了约定。尤其是在早期的银行借贷合同中,诉讼约定通常作为其合同的格式条款而与其后加入的自愿接受强制执行的承诺同时存在。

不经诉讼程序而使纠纷解决便利高效本应是当事人选择进入公证程序的初衷,但如此矛盾的约定,让执行法院不免陷入两难局面:不予执行将导致大量文书效力作废申请人支付了公证费用,走完了公证程序,并非其过错而申请执行不能加之耗费时间与金钱,必然对法院工作难以认同理解。如若进入执行程序,总让承办人心存疑虑,执行举措踌躇不前,时刻担心因形式即不合法的问题而“好心办坏事”。且根据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经公证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需法院先裁定不予执行后,当事人才可再就争议问题提起诉讼[4]。如此一来,公证债权文书提升效率、方便快捷的设立初衷形同虚设。

2公证机关债务核查难以保障客观真实

相关司法解释明确规定,公证机构出具执行证书应当对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的事实确实发生进行审查。司法实务中通常以中国公证协会发布的《办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债权文书公证及出具执行证书的指导意见》中建议的方式进行债务核查。但Q法院多年来此类案件执行审查进行梳理后发现,某些公证机构连最基本的“形式审查”义务都未尽到,仅仅根据申请人单方陈述而未做任何债务核查出具文书。2010年对此类案件立案规范,要求申请执行人提供公证机构形式审查的复印件材料后,此种现象有所好转)或者虽对债务核查方式进行了约定,但却经常出现,诸如约定信函核实方式不邮寄或者不按照约定地址邮寄等严重程序问题如此敷衍的走过场,实难保障债务核查的客观真实,执行证书同样难以合法有效这也成为案件进入执行后,被执行人对债务履行情况提出异议比例较高的直接原因。

3申请执行标的不明抑或超出法律规定

申请执行的公证文书须要有明确的给付内容,须合理合法。此类执行案件的文书通常仅载明“实现债权的必要费用简单罗列“违约金”、“律师费”等费用项目,不载明具体金额,导致执行标的不明。或者注明的执行标的除了债务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而发生的违约金、利息之外,还以“包括但不限于”的形式罗列了诸如:律师费、通信费、交通费、住宿费等诸多费用,这些费用按照相关规定,未经严格的审判程序,在执行中都不予以支持。而在涉及民间借贷的此类案件中,执行证书通常不加审查直接罗列当事人约定的利息、违约金、滞纳金等,其不但涉及重复约定且明显高于法定标准的情况也大量存在。将花费执行员大量时间和精力向申请执行人作释明工作,矛盾压力随之全部转嫁法院。

三、   正轨——公证债权文书执行路径

鉴于公证债权文书作为执行依据的特殊性与现实性正确规划此类案件的执行路径当然不应只是停留在单纯的加强执行举措,其应涵盖:文书审查、执行举措、救济程序三个层面。建议以强化此类文书的审查为中心,以执行举措与救济程序的双向规范确保当事双方或权利兑现或权利救济的正当实现。从源头至结案,如此构成多维立体的执行程序整体,应能为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提供一套完备的执行路径。

(一)明确对公证债权文书的审查标准

1立案阶段审查标准:形式为限

立案登记制下,所有执行案件立案当然也应严格参照该制度执行具体到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立案阶段应仅作如下形式审查:

1)对执行依据的审查。必须明确:原公证书执行证书一起构成权利人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执行依据。公证书公证机构对债权人与债务人在达成的债权债务协议依法予以鉴证的法律文书执行证书是债务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所规定的义务,债权人向原公证机构要求出具的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的凭证[5]两者共同构成公证执行案件之执行依据需同时提交,缺一不可。同时执行证书应载明执行标的。

2)对执行管辖的审查。地域管辖方面,此类案件的执行法院被执行人住所地或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执行案件的地域管辖均为法定,不能以当事人的约定对抗法律规定。因此,实践中若有申请人对法院进行约定管辖,此类约定应属无效。级别管辖方面,应参照诉讼案件级别管辖的规定来确定。

3)对申请执行期限的审查。根据2015年实施的民诉法司法解释申请执行人超过申请执行时效期间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法院应予受理。只有在被执行人对申请执行时效期间提出异议后,人民法院才能对申请执行的时效问题进行审查。由此申请执行时效的规定已参照诉讼时效规定,法院不能主动进行审查。但针对该类特殊执行案件,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债权人必须在申请执行期限内向公证机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因此,即便不主动进行向法院申请执行期限的审查,但如果公证机构超出申请执行期限为债权人出具执行证书,应认定为公证程序违法,强制执行申请应不予受理。

2执行阶段审查标准必须

案件立案进入执行程序后,是否需要对公证债权文书进行主动审查,答案是肯定的民诉法规定公证债权文书确有错误的,裁定不予执行即是以法律形式明确了阶段对此类文书的审查权,这也是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较之其他法院裁判的显着区别之一。执行阶段的审查不仅是对当事双方的权利保障,也是为下一步执行措施的采取奠定基础。但同时,应明确执行阶段的主动审查以必须为限,不得随意扩大审查范围。

1)对文书内容的审查。文书内容应当具有给付货币、物品、有价证券的内容,文书类型应为:借款合同、借用合同、无财产担保的租赁合同;赊欠货物的债权文书;各种借据、欠单;还款(物)协议;给付赡养费、扶养费、抚育费、学费、赔(补)偿金。争议颇多的担保合同在2015实施的《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也被明确可以赋予强制执行效力。执行证书所涉及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是单务的、没有对价,执行承诺明晰明确,表述正确清楚[6]

2)对执行标的的审查。对于明确了项目和金额的执行证书,在进入执行程序后,应对其兼具合法性合理性的审查针对重复约定利息、违约金,或单独约定数额畸高的情况此类约定金额合计不能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四倍的法定计算标准。而对于申请人主张的律师费、住宿费等是否属于实现债权所必须的费用也应进行合理性审查

3对债务不履行事实的审查执行证书签发的得当与否与公证员对原债权文书的法律指导是否充分、履行核实义务是否到位紧密相关[7]实践中,若能通知当事双方到场,由公证机构主持债权人与债务人就债权债务数额进行核实确认后制作谈话笔录,并作为出具执行证书的依据,如此,当然为执行案件承办法官所希望达到的理想状态。考虑到债务人为逃避债务通常下落不明的客观实际及公证机构乃证明而非裁判机构的定位,执行阶段对债务不履行事实的确认,要求提供公证机构书面核实函件及邮寄凭证公证机构电话(传真)核实记录或当事人预先约定的其他核实方式凭证之一作为审查确认的依据。[8]上述材料皆可作为审查核实债务未能履行或未能完全履行而出具执行证书的有效支撑。应当明确的是如若对核实方式作出约定,应严格按照约定的形式、地址进行核实如若不然应作核查无效的认定

(二)强化公证债权文书的执行举措

经上述审查通过的案件,除被执行人自行提出不予执行的申请外,即应进入正式的执行程序在此阶段,建议沿袭已经形成的有效执行经验同时加大此类案件办理过程尤其重大执行举措的规范化程度。

1加大和解力度

毋庸置疑,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对执行标的的核查方式,即使经过执行阶段的审核,其与诉讼程序中严谨的送达、应诉、举证、质证、审判、二审程序相比,显然缺乏对抗性,尤其是在债务人普遍没有露面的情况下,出具执行证书前的债务核查确实存在难以保障客观性的现实问题。执行实务中,针对能够找到被执行人的此类案件,已然形成少用强制举措,加大和解力度的执行理念,执行和解在化解当事双方矛盾,减少实质性对抗方面的功用言而喻。实践也证明,加大执行和解力度,尤其是针对执行标的争议颇多的公正债权文书类执行案件有着先天优势,在执行工作中,应继续推广这一执行方式

2严格拍卖流程

实践中,由于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有相当比例在借款时对被执行人名下财产设定了抵押,一旦进入执行程序,被执行人无力还债或者下落不明,申请执行人通常都会要求法院对抵押财产进行变现以实现其优先受偿权。评估拍卖作为重大执行举措,在执行程序中的运用本就应该细致谨慎,尤其是面对公证债权文书执行中,被执行人还时常下落不明的情况。在启动评估拍卖程序前,做好拟拍卖财产调查,完善相关瑕疵告知。拍卖房屋拖欠物管、水、电、气等费用存在租赁关系,承租人在拍卖中依法享有优先购买等。同时应重点强调文书送达。尤其对评估报告、拍卖公告等重要文书被执行人下落不明,在实地调查后,穷尽邮寄、委托、公告等所有送达方式,尽最大可能通知到被执行人执行进展,以尽量弥补出具执行证书程序中可能存在的程序遗漏或者瑕疵,在兑现申请执行人权利的同时切实保障被执行人相关异议权利。

(三)规范对公证债权文书救济程序

而针对立案后,经审查不符合申请执行条件或公证债权文书确有错误的案件,执行部门应区别案件情况作出不同裁定,以便当事人寻求正当救济。

1裁定驳回执行申请

立案时本不符合立案条件,却被立案的执行案件缺乏法律明确规定,执行实践中通常会做工作争取申请执行人主动撤回执行申请。若申请执行人不同意,建议参照民诉法司法解释中关于“立案后发现不符合起诉条件,裁定驳回起诉”的规定由法院裁定驳回执行申请,待不符合执行立案的条件消除后,申请执行人可重新申请执行。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中,主要适用于以下情况:

1执行依据不具有给付内容或给付内容不明确。如执行证书未载明执行标的,或虽有列明申请执行的项目,却没有明确金额。

2申请执行内容与执行依据内容不相符合。如执行证书认定被执行人已偿还部分金额,载明的执行标的即为借款金额扣除已偿还金额,但申请执行人仍以原公证债权文书注明的借款金额为申请执行的标的且拒绝变更的。

3)法院重复立案。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被执行人的住所地和财产所在地法院均有管辖权。实践中存在申请执行人先后向多家法院申请执行且被立案的情况。对已经执行完毕,或者正在执行中的案件,当事人再次申请执行,法院予以重复立案的

2裁定不予执行

相较于裁定驳回执行申请,最新的民诉法司法解释认定公证债权文书确有错误,法院应当裁定不予执行的五类情形作出了明确规定[9]为当事各方的权利保障已然明确了诉讼救济程序。就执行实践最为突出疏于对债务进行核实或债务核实不规范的情况,建议认定为“公证债权文书的内容与事实不符或者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的确有错误的情形,以公正债权文书确有错误为由裁定不予执行后,由当事人另行诉讼寻求救济。

  

如果公证制度设计初衷是对一切无表面瑕疵的公证文书一律予以执行,那么人们极有可能得不到潜在的社会公平与正义,导致社会福利一部分存在净损失。”[10]毋庸置疑,立案登记制后,对于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对其审查也应成为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的重要工作内容,配套的执行举措与救济程序也将使法院执行工作愈加规范唯有如此倒逼公证机关出具公证文书的程序规范有效避免错误瑕疵,此类执行案件正本清源,进而形成良性循环,真正发挥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应有作用。



[1] 程军:《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公证债权文书执行程序研究》,载《山东大学硕士论文》2007年第11期,第16页。

[2] 2010年开始直至2015年立案登记制前,笔者恰巧负责Q法院所有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的立案审查,因此得以获得相关数据。

[3] 详见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执行有关问题的联合通知第一条

[4] 详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事人对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的内容有争议提起诉讼人民法院是否受理问题的批复(法释〔200817号)

[5] 江晓亮:公证员入门,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252页。

[6] 详见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执行有关问题的联合通知第一条、第二条的规定

[7] 张邦铺;李雪榕:《公证债权文书强制执行制度存在的问题及完善建议——以C市法院受理的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为例 》,载《西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13年第3期,第8

[8] 详见《办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债权文书公证及出具执行证书的指导意见 》第九条及第十三条

[9] 详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八十条

[10] 朱伯玉,徐德臣:论公证债权文书的功能扩张与可诉性载《东疆学刊2011年第4期,第59页。


法律法规| 法律文书| 诉讼指南|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青羊区人民法院 蜀ICP备05027119号